薛二狗的盗墓生涯 章 商议

2019-09-26 04:09:52 来源: 渝北信息港

薛二狗的盗墓生涯 章 商议

当今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搭上科技这辆列车,节奏越来越快。互联的兴起,智能的出现,使得人们只需一部智能便可足不出户知尽天下事。

俗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这三百六十行之外还存在外八行这么一个说法。这外八行不在正经营生之列,不属工、农、商、学、兵之属。这八门几乎囊括了江湖上所有的偏门,从古至今的江湖流派,几乎都与其脱不开关系。在这些行业当中仍有一些行业保留着传统,被没有被科现代科技侵袭。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外八行中的“倒斗”一行。

12月22日冬至,天气乍暖还寒,古玩街上的行人却没有一丝减少,他们中大部分人心存着捡漏撞大运的心思,往往也因此打眼。古玩街一侧,两名男子并排走在马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身着红色棉袄,蓝色牛仔裤,脚穿黑色板鞋的矮胖男子一脸疑惑的问:“老薛,你说你初中毕业以后消失五年那段时间都干嘛去了?”

矮胖男子身侧那名男子身高180左右,穿黑色棉袄背黑色双肩包,黑色牛仔裤,黑色布鞋,一头中长卷发,两眼斜撇了矮胖男子一眼,慵懒的说:“停停停,咱俩好几年不见。刚搓一顿还不让人饭后消消食,你的问题等到了悦轩阁,我再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你。”说罢两人走了十来分钟,来到一家清朝风格的店铺,门首上方挂着悦轩阁三个字,老薛进门后随手敲了敲门。

“老窦,给你带生意啦,还不出来接客,你那几个TB的D盘种子还比不上人民币?”矮胖男子进门后打量着店铺内部,只见百来平方大小的空间摆满了货架,每一个货架上都有单件或者整套的古董明器。一眼望去是视觉上的盛宴。

“薛二狗你再嚷嚷,信不信老子跟你急。我D盘哪来那么多种子,少给老子嚼舌根,万一老子客户让你吓跑了老子以后吃什么。”店铺内的柜台下突然站起一位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子,赤红着脸瞪着薛二狗。

薛二狗笑着说:“老窦别生气,跟你开玩笑的,我带朋友来谈事,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发小死党兼青梅竹马,王莽。”

然后撇过头跟矮胖男子说:“王莽,这位是悦轩阁的老板窦离万窦老板。”

“你好,窦老板,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说着对着窦离万伸出来右手。窦离万认真的端详了几秒王莽后也伸出右手,与之握在一起说:“你好,你们有事的话到我内院去谈吧,今天营业员休息就我一个人。”

王莽松手后说:“好的,麻烦你了”

薛二狗对着窦离万说:“老窦我先带他去内院,一会儿找你谈点事情。”

“嗯,臭小子。”窦离万暗骂了一句。

王莽跟着薛二狗走进内院,内院两边左右分隔对立两排房间,一边是休息室,一边用来做仓库。内院中间摆着一张石桌四个石椅,周围用青色地砖铺就而成。再点缀上一些景观花草。薛二狗带着王莽到了内院,待王莽坐好说:“你的问题,我现在就回答你。不过在此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

王莽一脸平静的说:“好的,我听着你说吧。”

“这件事情要从我爷爷说起,当年破四旧,我爷爷被逼无奈只能将一些的手艺活计藏在茅厕里面,才能够到现在传到我手里。五年前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爷爷跟我说我们家族是世代相传的摸金世家

薛二狗的盗墓生涯  章 商议

。我家祖先是当年曹操手底下的摸金校尉,专司盗墓取财,贴补军响。我这五年跟着我爷爷学习摸金校尉的本事。”薛二狗小小的眼睛冒着寒光是的望着王莽说着。

王莽一脸警惕的望着薛二狗:“你不是开玩笑吧,现在还真有摸金校尉,我以为就是杜撰的。不是,你跟我说这些想干嘛?”

薛二狗边说边漏了个眼白望着王莽:“我想让你来帮我,我身边能信任的也就你跟老窦。我不找你们我找谁。”

“老薛,我除了这身膘跟身兼一把子力气,其他都稀松平常,我可不想英年早逝。”王莽苦着脸望着薛二狗。

“是吗?我之前可是想好了,跟我合作的话我给他二成事后所得收益。要知道到时候这二成可能价值几十万几百万,既然你不去我就重新再换一个人跟我一起去吧,我既然喊你帮我,我自然对那处地方有着的把握。”薛二狗唉声叹气得说着,心里却在想着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财迷这回你还不上钩。

王莽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得说:“老薛,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答应了,不过你不能再找别人合作。毕竟多个人还得多分出去一笔。”

薛二狗起身说:“既然谈好了我们去跟老窦说一下,他也是合伙人。”

王莽一脸委屈:“还有人啊,我以为就咱俩。”

薛二狗没好气的看着王莽:“你这憨货,明器到手,没门路照样砸在手里,你以为谁都敢要这东西。我都不知道你那医科大学毕业证是怎么来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就照你说的办。”王莽摸着后脑勺哈哈笑着接着说:“大学四年混过来的呗,谁让咱有个有钱的老爸,哈哈。”

薛二狗听了翻了个白眼心里想到,得又被打击了,人比人气死人。不过这家伙即便有个有钱老爸,如果自己肚子里面没点干货的话那才让人感到奇怪。

两人走到前厅,窦离万看二人走来:“谈好了?”

薛二狗:“谈好了,咱们三晚上去搓一顿,把具体的细节谈妥。”

王莽在一边应和到:“对对对,是应该把细节谈妥,好放心。”

窦离万想了想:“好,晚上我做东,到时候时间地址通知你。怎么说二狗子你到了我的地头,我也该好好招呼你。”

薛二狗走到门口转身对窦离万挥挥手:“好的,老窦,那我们先走了。”

王莽对着窦离万:“那窦老板,我就先走了,再见。”

窦离万挥挥手:“嗯,晚上联系。”语罢两人走出悦轩阁缓缓远去。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镇江治疗阴道炎方法
镇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镇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