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元村妇背后的谜团

2019-08-22 20:21:42 来源: 渝北信息港

一年内,就有上亿元的资金出入她的个人银行卡,但自己却毫不知情。当有一些商户在商品交易中出现问题找到她时,她才知道。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在西宁做保洁工,且月收入还不足2000元的村妇,居然还有着这样一个做上亿元生意的西北总代理头衔。

帮蝶破茧替人背黑锅

据在青海省西宁市做家政保洁工的李芙蓉讲,不知什么原因,近一段时间,有几个甘肃兰州、天水、武威等市经销中粮黄海粮油工业(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粮黄海)豆粕产品的经销商来找她,要求她返还被克扣的仓储费、正常的产品损耗及产品销售保证金她一下子蒙了,那些钱加起来都五六百万了,她一个辛辛苦苦每个月才挣不到2000元的农村妇女,怎么会欠人家那么多钱呢?任凭她怎么解释,但都摆脱不了一个事实,人家手里面拿的上百份与中粮黄海签订的供货合同上,赫然盖着刻有她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的一个条形章,其身份为中粮黄海甘肃、青海两大区域 总代理 。

潘绪天以李芙蓉的名义签订的西北区域协议

据李芙蓉回忆,自己丈夫赵得焕早些年在山东打工认识了一个名叫潘绪天的山东人。201 年,潘绪天说他想做中粮黄海西北的代理,于是找到其丈夫赵得焕,希望能以李芙蓉的名义开一个户。碍于情面,赵得焕让妻子提供了身份证,潘绪天便在兰州某银行办理了两张银行卡。至于在那些各地代理商合同文件上以她名义所盖的印章和签名,她一概不知。她委屈地告诉记者: 这些合同我见都没有见过,名字是模仿我的笔迹写的,但不是我本人签的名。

李芙蓉的声明

另据李芙蓉和赵得焕告诉记者,201 年9月至2014年5月,赵得焕到中粮黄海武威外租库打工跑推销,潘绪天答应每吨提成2元钱,李芙蓉201 年11月至2014年 月也到该库房给工人做饭。但终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只好离开武威回到了青海。

卖狗肉 缘何  挂羊头

2017年12月29日,潘绪天给李芙蓉出具了一份证明: 201 年9月至2017年12月29日,在此期间,李芙蓉在中粮黄海的开户所发生的所有业务均是潘绪天操作运行,与李芙蓉无关。 既然潘绪天想做中粮黄海西北总代理,为何不用自己的身份证去开户,反而要盗用李芙蓉的名义呢?

赵得焕告诉记者,中粮黄海有一个规定,他们在各地遴选经销商时,必须是当地户籍的合法经销商。而潘绪天是山东人,他为了把手伸向西北地区,就绞尽脑汁冒用了李芙蓉的身份证,在中粮黄海开了一个李芙蓉的西北总代理的户头,并且以李芙蓉的身份在甘肃兰州某银行办了两张银行卡,用于与中粮黄海财务来往结算。但实际上,整个甘肃、青海、宁夏的总代理业务都是潘绪天一手幕后操纵。

潘绪天给李芙蓉出具的证明

甘肃白银仁和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连军告诉记者,2017年10月25日,他在兰州与中粮黄海市场部某工作人员聊天时,说起西北市场的总代理李芙蓉,该工作人员说工厂里的所有人都觉得她很神秘,一直没露过面,从来没来过工厂,也没参加过工厂的任何相关会议和活动。

那么,潘绪天在中粮黄海是一个什么身份?为何西北的市场总代理要用一个村妇的名义开辟市场?2月2日,记者电话联系采访了潘绪天。潘绪天告诉记者,他本人就是西北总代理。当记者问及为何与其他经销商所签豆粕区域销售协议上的总代理为李芙蓉时,潘绪天则话机一转,说他与李芙蓉为合伙关系。

李芙蓉照片展示自己的申明

对于潘绪天的解释,李芙蓉夫妇并不认同。他们对记者这样解释:不知什么原因,2017年12月29日潘绪天找到他们家中,非要他们夫妇写一个情况说明。他们夫妻二个当时在武威库房明明就是给潘绪天打工,每推销出去一吨豆粕,潘绪天给提成两元,这算合伙吗?他们给潘绪天打工几个月,走的时候不但一分钱的工资没有拿到,而且潘绪天还把库房短缺的两吨豆粕嫁祸给他们,让他们赔了8000多元的货款。

2月2日,记者致电该公司了解相关情况,销售负责人张景东以不接受任何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

外租库到底肥了谁

据连军介绍,代理商与中粮黄海发生业务时,一般都是根据签订的合同,先将货款打到公司的账户上,由中粮黄海发出传真提货单后再到外租库提货,这样才能提出所购产品 豆粕。如今不知为何,在 李芙蓉西北总代理 这里,只要按照潘绪天的旨意,先把钱打到他指定的个人账户上,潘绪天向外租库发一条手机短信,就能从这些库房内顺利提出豆粕。

兰州外租库一角

据记者了解,中粮黄海在甘肃、青海总共设了六个外租库。兰州区域代理连军、天水区域代理陈尚成和武威区域代理王建基透露,每一个外租库都是潘绪天找人操作,且大部分外租库都是靠私人关系只走了个合同手续,各库房没有消防验收手续,而武威外租库前期的仓储合同是冒用粮库的名义私刻假章签署的。现武威外租库所在地兰州金轮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武威南专用线,由杜平个人承包经营,合同是以 武威市永昶物流有限责任公司 名义签订的,根本就起不到监控货物安全的作用。后来又以兰州金轮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签署了中转仓储合同,但实质还是杜平承包的专用线,由潘绪天操控。兰州的外租库潘绪天采取模糊概念,跟鑫港物流签署中转仓储协议后,潘绪天向鑫港物流管库的人员交代,产品出库均以他的短信通知为准。西宁库所在地粮食储备库库房,是西宁区域二级商租的,货从中粮黄海工厂移过来后直接进了二级商所租的库房,并且由该二级商保管,只是以粮库的名义签了合同。各库房均认潘绪天的短信通知,即便没有中粮黄海的提货单,潘绪天照样可以从外租库先将货物提出来卖掉。

武威外租库外景

赵得焕说,2014年至2017年这4年期间,潘绪天为了应付中粮黄海查库人员的检查,使尽浑身解数,每次都顺利过关。2014年至2015年,潘绪天多次在兰州库提货后突遇中粮工作人员查库,潘绪天便安排人将几辆货车放在中间,再在货车的外围四周码上豆粕,以此蒙混过关。

王建基告诉记者,2015年4月,潘绪天将武威库的豆粕私自出货100多吨。2015年4月18日,潘绪天要求他从饲料厂借来100多吨玉米纤维堆放在库房里面后,再在外围码上一圈豆粕堵起来,来应付公司查库人员的检查。

潘绪天利用李芙蓉的名义给天水库房出具的保证书

据一位知情人士讲,在天水库,潘绪天经常把货先提出来卖掉后,再从工厂补出库单。2017年9月25日,潘绪天以惯用的手法提货时,被库管拒绝后只得以李芙蓉的名义给天水库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先提4个车皮的货,后补工厂提货单。

一年又一年,这个神秘的西北总代理,就像一只蛀虫,寄附在中粮黄海这个国有企业的身上,一点一点蚕食着它的肌体血液。

寄附国企 雁过拔毛

在中粮黄海开户,公司一般都要收取经销商10万元的保证金,开户后公司都相应会给经销商一定的优惠政策。据甘肃的这几家区域代理说,潘绪天假借神秘 西北代理李芙蓉 的名义向甘、青区域每一个二级代理商分别收取了10- 0万不等的保证金,这100多万元都打入了潘绪天的个人账户。但中粮黄海对代理商的优惠政策根本无从谈起。

陈尚成告诉记者,根据中粮黄海的规定,外运豆粕都给予火车发运 的损耗,扣除带皮,按工厂电子磅过磅净数结算,三项折合每吨20元左右。在甘肃市场,潘绪天把公司的这些政策全部据为己有,在实际结算时,各区域二级代理全部按标包结算,导致豆粕亏秤严重。自201 年10月至2017年10月这4年,陈尚成累计销售 万余吨,损耗及亏重60余万元;连军2015年10月至2017年9月两年期间,累计销售1922 .1吨,损耗及亏重 8万多元;王建基2014年至2017年 年间,销售豆粕 296.61吨,损耗及亏重66万多元。这些都流入了潘绪天指定的李芙蓉个人银行卡。

陈尚成向记者反映,2015年5月他给潘绪天付了200多万的货款,潘绪天收款后迟迟不在中粮黄海工厂办理出库手续。为了给客户交货,陈尚成从天水库提了两吨货,第二天潘绪天说陈尚成违反工厂管理规定,200多万货款及各项保证金、合同定金全部没收。后潘绪天又说经过他跟领导商量,私自出库的事就不上报了,私下处理。随后,潘绪天让他交了5万元的罚款。

无独有偶,王建基也向记者反映了同样的问题:也是2015年,武威库没工厂提货单自行出库,后潘绪天得知消息,罚了王建基1万元,库房杜平说是为了避免工厂的处罚。

采访中,甘肃景泰县的郭玉龙还向记者反映,2017年 月,潘绪天和孟祥天找到他,说让他做白银地区的二级代理商。当时郭玉龙提出疑问,问潘绪天白银地区不是连军在做吗?但潘绪天则向他保证白银地区确实没人做,并给他写了一份书面授权书。于是,郭玉龙与潘绪天签订了900吨的定货合同,同时他向潘绪天支付了248812元的合同定金。

潘绪天给郭玉龙的授权书

但接下来的一些事让郭玉龙感到蹊跷,他发现早在2016年12月,潘绪天就已经与连军签署了区域经销商协议。得知这一情况后,郭玉龙与潘绪天交涉,而潘绪天则以各种理由搪塞。随后潘绪天以郭玉龙合同违约为由,没收了合同定金。2017年10月25日,郭玉龙找到潘绪天讨要说法,潘绪天答应退换该笔定金,并当面让郭玉龙写一份退款委托书。2017年11月20日,潘绪天只给郭玉龙退回了20万元,剩余的48812元就再没了下文。

郭玉龙给潘绪天的退款委托书

面对西北市场的这种混乱局面,2017年12月28日,西北的几家区域代理找到中粮黄海,向销售总监张景东如实反映相关情况。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王建基感慨道: 张景东说潘绪天与李芙蓉是合作关系,在工厂开户不需要本人授权,只要有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开户。黄海有1 个经销商,其中有11个的户都是这么开的,都是用别人的身份证。

据西北区域几位代理告诉记者,潘绪天得知他们向中粮黄海反映市场混乱的情况后,马上给各外租库电话通知,从2018年1月1日起,西北总代理李芙蓉的名字将更换为孟祥天。

至此,一个中粮黄海西北总代理的 亿万村妇 正式退出了神话般的舞台,而潘绪天的连襟孟祥天粉墨登场。

胃溃疡的症状及治疗
抚顺性病研究院
株洲专治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