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丹神 百八十七章 无目婆婆

2019-12-05 04:56:52 来源: 渝北信息港

武帝丹神 百八十七章 无目婆婆

锵!锵!锵!

长剑和长刀出鞘的声音不绝于耳,山神庙大殿里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无比。

那些久走江湖的镖师们经验非常的丰富,他们迅速分散开来,将瞎婆婆和童子包围起来,实力强的人站到前面,差点的就退到后面操起了搁在墙角的弩弓。

十几把弩弓在近距离齐射

,等闲的凝气高手也不敢硬接。

“不要动手!”

林恒威在手下镖师完成了战斗准备之后,才出声喝止。

他对于这位阴山派的无目婆婆显然极为忌惮,压着火气低声说道:“前辈,我们行走江湖只是混口饭吃,还请前辈不要为难晚辈,来日晚辈一定到阴山奉上孝敬,您看如何?”

“桀桀桀!”

无目婆婆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再次怪笑了起来:“我要你去死!”

她的话音刚落,那名一直都是笑眯眯的童子骤然扬起胖乎乎的双手,数十点寒星随之激射而出,闪电般地朝着林恒威射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无目婆婆身上,压根就没想到暴起发难的居然是这名看起来天真可爱的小孩子,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首当其冲林恒威不由大惊失色,不过他毕竟不是普通人,危急关头不假思索地挥起长剑护住全身,同时向后退却。

叮!叮!叮!

暗器撞击在剑身上发出了清脆的震鸣,五六枚亮晶晶的星梭被击落在地上,但是更多的自林恒威左右两侧疾掠而过。击中了那些猝不及防的镖师们。

“啊!”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两名镖师捂着脸向后仰在地。指缝间流出了汩汩的鲜血,都是被星梭射中了面门要害。

但是他们的痛苦没有持续多少时间,片刻之后就再没有了声息。

尸体的脸部像是吹了气球般肿胀起来,脸皮呈现出紫黑的色泽,星镖上无疑是涂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让两人毙命当场!

中招的也不仅仅只有他们,还有三名镖师被射中了肩膀或者胸口,他们的情况要好一点。但是也都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咻!咻!咻!

见到这样的情形,那些手持弓弩的镖师立刻扣动了扳机,朝着无目婆婆和鬼童子射出了一支支弩箭。

然而所有的弩箭全都射了个空,因为在鬼童子出手的同时,无目婆婆抓着他的肩膀向后飞退,仿佛鬼魅般退回到了大殿门外。

嘭!

原本打开的殿门轰然关闭!

镖师们射出的弩箭不是射落在地面上,就是被门墙给挡住。

与此同时,另外三名中了星梭的镖师停止了惨叫,他们躺倒在地上七窍流血,根本来不及救治已然毒发身亡!

“大哥!”

一名年轻的镖师愤怒地咆哮着。不顾一起地提起长剑朝殿门口冲去。

因为被杀死的镖师里面,有一位正是他的亲生兄弟。所以他狂怒之下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想着要杀出去和凶手拼个你死我活!

林恒威见状大惊,急忙吼道:“不要去”

他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

那名年轻镖师的手刚刚碰到门上,一道乌光骤然自破开的门洞里飞出,正好撞在了他的脸上。

“啊!”

由于距离太近,镖师根本来不及躲闪,惨叫一声仰头摔倒在地上。

借助大殿里篝火的光芒,大家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在他的脸上赫然趴着一只毛茸茸的蜘蛛!…

蜘蛛足有巴掌大小,肚皮鼓鼓布满了黑色的绒毛,它的鳌牙死死咬住了镖师的脸颊,让后者的脸庞顷刻间变成了惨绿色,刹那间就断了气。

下一刻,悉悉索索的声响传递到所有人的耳朵里。

只见在殿门的缝隙以及破洞,还有下面的地缝之中,钻出了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蜈蚣、蝎子等等毒虫,还有筷子粗细的银环小蛇,密密麻麻数量不知道有多少,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那些镖师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惊恐和畏惧,再没有了原先的激动和愤怒。

敌人的强大和可怕,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大家不由看向了林恒威。

但是这位主镖师的情况却让人大吃一惊,他跌坐在地上,脸上被一层黑气所笼罩,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而在他的肩膀上,赫然插着一枚小小的星梭。

星梭是鬼童子刚才所用的暗器,通体银白长度不到两寸,呈扁平的棱梭形,边缘被打磨得极为锋利,隐隐泛动着蓝幽幽的光泽,显然是涂抹了剧毒。

先前的五名镖师,都是死在这种星梭之下!

谁也没有想到,林恒威竟然也中了一枚。

“爹!”

那名秀丽少女扑到他的身前,惶急地问道:“您是不是中毒了?”

林恒威不仅仅是她的父亲,更是整个威远镖局的主心骨,少女实在无法想象失去他的后果,完全六神无主了。

林恒威挥起长剑,将肩膀上星梭连同自己的一片血肉硬生生削了下来,对着少女勉强笑笑道:“小芸,我还撑得住!”

“总镖头!”

一名镖师匆匆掏出了丹药递了过去:“快吃两颗解毒丹!”

习惯行走江湖的镖师,身边都会携带疗伤解毒的丹药,只是品质都很普通,林恒威心里清楚这种解毒丹没有什么用,还是张口吞服了下去。

他全力催动真气,抵挡着毒素在体内的蔓延,伤口部位汩汩流出了黑血。

仅仅只过了片刻,他的额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脸上的黑气越发浓烈!

任谁都能看出,解毒丹没有丝毫的效果,林恒威的情况是越来越糟糕。

见到这样的情景,秀丽少女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三步并作两步飞奔着跑到了卫长风的身前。

“这这位大哥,你有没有办法救救我爹?”

少女抓住他的手臂,泣声哀求道:“求求你了!”

她完全是病急乱投医,先前看到卫长风神奇地治疗好了书生程钊的孩子,直觉地认为后者是有真本事的,说不定就能挽救自己的父亲。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少女也要试试!

“他能有什么办法!”

那名方脸汉子恨恨地挥刀砍在地上,宣泄着内心的郁闷和惶恐,低声说道:“我们还是一起杀出去,杀了那个老太婆说不定能找到解药。”

没有人理睬他,因为这个主意根本不现实,的出口已经被无数的毒物给堵死,硬闯的后果大家都看到了。

“桀桀桀!”

忽然间,大殿之外又传来了无目婆婆那如同夜枭般的诡异笑声。

她的声音穿透了门板,清晰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想要解药?”

无目婆婆阴恻恻地说道:“很简单,只要你们给我抓住那个穿黄裙子的贱货,我不但给你们解药,而且放你们离开这里,也不要你们的红货!”…

什么?

在场的镖师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不由地看向坐在卫长风对面的黄裙少妇,眼神都变得古怪起来。

阴山派的无目婆婆和鬼童子出手如此狠毒,谁都以为两人是来抢夺威远镖局押送的红货,压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另有目的。

这名黄裙少妇究竟是谁?无目婆婆为什么要抓她?为什么

无数的疑问,在镖师们的心头泛起。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异样。

如果无目婆婆言而有信,那么大家都不用死在这座位于荒山野岭的破庙里,几名镖师的眼神立刻有点不对了。

尤其是那名方脸汉子,立刻握紧了手里的长刀,眼眸里透出一丝狰狞。

那名儒雅书生程钊本能地感觉到危险,立刻伸手护住自己的妻儿,毫不示弱地瞪着对方,脸上全是决绝之色。

而黄裙少妇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抱着婴儿轻轻摇晃好让他睡得更加舒服安稳,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别人虎视眈眈的目光。

恳求卫长风的秀丽少女完全不知所措了,看看黄裙少妇,又看看了自己父亲。

“不要相信她!”

正在这个时候,林恒威睁开了眼睛,嘶声说道:“就算我们我们抓了这位夫人,无目婆婆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阴山派无目婆婆和鬼童子的名号,他还是听自己的父亲林荣泰说起的,因为对方的形象太过鲜明,所以刚才一眼就看了出来。

林荣泰还告诉他,无目婆婆和鬼童子纵横江湖几十年,性情怪异心狠手辣,是惹不得的邪道中人,其所在的阴山派更是魔门旁支。

魔门中人极少有讲究江湖规矩的,指望他们言而有信那就天真了。

为重要的是,以无目婆婆和鬼童子的实力,如果目标是黄裙少妇,那么两人为什么不自己直接动手,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胁迫他们这些镖师?

林恒威的江湖经验极为老道,立刻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妥!

“桀桀桀!”

他的话音刚落,无目婆婆又笑道:“林恒威,你中了我的三花三息毒,还敢开口说话,没有我的解药,半刻之内你必死无疑!”――

(未完待续……)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小孩中暑怎么办
儿童感冒咳嗽
小孩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