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好公仆第18章尊严未尝不是一种实力

2020-01-24 20:51:14 来源: 渝北信息港

三界好公仆 第18章 尊严未尝不是一种实力

沽阳市在沧海市所辖的五个县级市中,经济总量一直稳居倒数。

从沽阳去沧海,要绕过大半个沧海湾,车程在两个小时以上。

不过,据说沧海湾海底隧道就要开工了,届时车程将缩短到四十分钟左右。

所以前景可期。

明显的变化就是,房价已经开始闻风而涨了。

此时沽阳城内到处都是建筑工地,也算是欣欣向荣了吧。

已经有大型连锁超市开了过来……

离开铁总的分公司以后,姜晚就驱车进入了沽阳城区,熟门熟路地停在阳光超市的停车场里。

看来小朵也是这儿的常客了,进入超市后就拖着姜晚到处跑,上窜下跳地挑东西,狗熊掰棒子一样。

姜晚接过小朵掰的棒子,有的原样放回货架上,有的扔进购物车里。

于乐就负责推着购物车。

购物车很快就满载了,基本上都是儿童用品和食品,还有画册和故事书,沙画彩铅胶泥什么的。

“哇咔咔!”

小朵兴高采烈地冲进了玩具体验区。

体验区外面的过道上,两侧各有一排红色的塑料连椅,于乐和姜晚就坐在椅子上休息,远远地看着小朵。

小朵很快就跟小朋友们打成了一片,玩得欢实。

这边也早有一些家长在守望,以年轻妈妈居多,也有老头老太太。

间或就有人打量着于乐和姜晚这对组合。

于乐还好些,脸色偏黝黑,面相也淳朴,年龄特征不明显。姜晚看上去就太嫩相了点,浑身散发着活泼泼的青春气息。

孩子居然都那么大了?

然后再回头打量于乐几眼,就有点替姜晚惋惜,甚至有“啧啧”声。

操那么多闲心,不怕老吗?

于乐一脸的无辜,外加一脸的无奈。

“有什么问题想问吗?”姜晚端了一杯奶茶啜饮,歪了脑袋看过来,眼神精灵又顽皮,睫毛呼扇呼扇的。

她的净身高大约一米六五或者略多些,比于乐还是矮了不少。再加上大长腿的缘故,坐下后更显得娇小。

看于乐时,就有些仰着脸。

两瓣嘴唇呢肉肉的,嘟起来含着吸管,实在是鲜嫩多汁……

于乐不敢多看,脸色倒也保持了稳定,如果忍住心跳的话。

“你怎么知道那个铁总,是那样的……小人呢?”于乐问了一个技术性的问题。

别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的。比如你是不是特意开车送我来的啊,你怎么就那么及时地打断了我的报价啊,你真的有兴趣跟我一起经营“我们”的快递点吗,等等。

但于乐问不出来。

答案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且岁月静好着吧……

“看周边环境,听你们的对话,都能猜到一些事情啊。其实我想说的是,过分地委屈自己,并不见得能达到目的吧。至于那个铁总是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分别呢。”姜晚细声细语地说着,很温婉的笑。

于乐闻言一怔。

与铁总洽谈时,往好听里说,就算我是抑己扬人,与人为善吧。

仔细追究的话,我还真是存了奉迎取悦的心思?

而非双方平等地洽谈合作。

原来,这样不合适?

同时也有一个念头在于乐心底下如野草般疯长——我容不得姜晚被冒犯,或者姜晚也见不得我受了委屈?

呃,这样的杂草须尽快拔除之!

好吧,姜晚所说的重点,并不是“委屈自己”,而是“不见得能达到目的”……

“商务谈判,算是一种心理战吧,彼此算计,讨价还价。示敌以弱也算是一种手段吧,但一味示弱就可能把主动权交给了对方。再者说来,买的不如卖的精,他知道底线,你却不了解行情。你曲意逢迎,他也就随意地拿捏你了吧。”姜晚说得字斟句酌的,似乎还是边想边说的,并没有确切的结论,只是大家随便探讨一下。

总之,寻找更恰当的表达方式,不至于伤了于乐的自尊。

虽然在铁总面前时,姜晚对于乐有点颐指气使的,那却是一种掌控局势的手段。

虽然此前未经商议,更没有演练,两人临场发挥,也算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了。

好吧,于乐其实是本色出演……

“你好像很有把握呢。”于乐脸上一丝苦笑,以前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啊。

“只是三七开吧。”姜晚坦然笑道,“谈不成也没什么啊。”

“还真的再去找别家谈,甚至投资开一间分公司?”于乐多少有些揶揄,也有些自嘲。

“也没什么不可以啊。”姜晚又笑。

不约而同的,两人都把目光投到了远处的小朵身上。

话题有点硬了。

毕竟两人是昨天才认识的,更确切地说,才十八个小时……

或者姜晚开一间快递分公司,只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吧。

本来嘛,把铁总的分公司高价卖了,也换不来这么一辆越野车。

那么,姜晚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呢?

于乐转移了话题,“对了,小朵他们,是怎么回事?”

“他们都是老山叔收养的孤儿,小的小朵六岁,的小石十二岁,九个孩子里,倒是有六个带了各种残疾。老山叔让他们姓华,华小朵,华小火,中华的华。”姜晚幽幽地叹了口气,身上似乎有一道圣洁的光辉。

“你,其实是义工?”于乐定定地看着姜晚。

“算是吧,我是海洋大学的,大四了,这半年也没什么事情。”姜晚喝完了奶茶,双手捧着杯子出神。

于乐又堵心了。

原来人家也是大学生啊,还是国字头的九八五高校。

我这沧海农业大学的,还曾经小小的得意了一番呢……

原来,我还是啥啥都不行啊!

于乐伸出手,姜晚就默契地把杯子递了过来,于乐走到垃圾桶处扔了进去。

姜晚看着于乐走回来,感觉他的眼神迷惘了一会儿,好像又清亮了,很阳光。

十里八乡的个大学生,毕竟是才智过人的。

即使是生气时,他也口不吐恶言,凡事留了一线。

而他生气,却是因为铁总及黄毛对我出言不逊……

姜晚轻轻地咬了咬下唇。

“以后我再跟人洽谈,还应该注意些什么呢?”于乐坐下后,挠了挠头,主动向姜晚请教。

“其实我也没有经验啊。但我想,既然是洽谈合作,那就不是求对方给你机会啊。求也是求不来的吧,任你如何伏低做小。”姜晚很小心地看了看于乐的脸色。

于乐却是在憨笑。

显然这等程度的打击,还算不得什么。

铁总对他的轻慢,黄毛对他的挑衅,他也都没有放在心上。

聊天就轻松了许多。

“既然是合作,你能给对方带来什么就很重要。比如今天的事情,快递行业在藏马镇尚属空白,而你是个想到做这事的人,那就可能有比较大的市场预期,你也不是没有底牌可打啊。但你可能没有想到这些。”

“你把自己放在劣势的地位了,甚至到了请求恩赐的地步,那就怪不得对方拿搪了。嘻嘻,你已经创业做老板了嘛,心理上的准备尚不充分。”这回姜晚的语速就快了不少,两眼亮晶晶的。

“本来就是临时起意的嘛。”于乐无奈地撇了撇嘴。

“至少也要把自己当老板呢,自尊是一种很重要的气质,尊严也未尝不是一种实力。”姜晚小手托着香腮。

于乐点点头。

当老板吗,我好像真的没有准备好。

当神仙我也没准备好啊!

巴彦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精河县人民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昆明哪家好
廊坊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州白斑医院哪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