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武神 第265章 以阵破阵

2019-12-05 08:07:47 来源: 渝北信息港

诛天武神 第265章 以阵破阵

萧让的速度何其快,十万浮屠步施展开来,很是轻松的就跟上了那黄衣青年。

“没错,我没见过他,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熟悉呢?”

悄悄缀在黄衣青年身后,萧让神识不停的在他身上扫,但是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看不到,难道不是视觉上的?”

左看又看发现不了什么,萧让就慢慢闭上了眼睛,用听觉、嗅觉去获取信息。

“气味,是气味!”

一闭上眼睛,萧让终于发现什么熟悉了,“这种味道,好像茉莉花被龙涎浆浸泡过之后的特殊香味???这是龙挽歌所特有的体香!”

“这黄衣青年身上,一定藏有龙挽歌的东西,而且必定是贴身之物!”

萧让心下了然,黄衣青年必定是藏了龙挽歌的贴身之物。

他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那是何物,但可以肯定,能够沾染体香的,这种程度的贴身之物,龙挽歌不会随便赠人。

“难道有人要对付龙挽歌?”

萧让皱眉,有人对付龙挽歌他半点不觉得奇怪,在万瑰城都有要杀她的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要整什么幺蛾子。”

萧让决定跟上去看看,他将自身气息收敛起来,整个人都融入了天地,十万浮屠步之下,他仿似化作一团有形无质的影子,黄衣青年根本就察觉不到半点。

“这么鬼鬼祟祟的,有阴谋。”

没跟多久,萧让就知道这黄衣青年肯定不干净,他行路之时,七拐八拐的绕很多圈子不说,还时不时的放出神识扫描,以确定有没有注意到他。

萧让神识很强大,他很轻易的就察觉到黄衣青年的道道神识,闲庭信步一样,很轻松的绕过。

终,黄衣青年进了一小酒楼。

萧让继续跟上。

黄衣青年进入酒楼之后,没有任何迟缓,直接就往二楼厢房走去,在地字号三六厢房的门上邦邦敲了三声,厢房内同样回应三声。

“进来。”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黄衣青年左右看看四下无人,一闪身进了厢房。

萧让立即蹑手蹑脚的贴过去,看看隔壁三七厢房无人,悄悄蹿了进去。

厢房隔绝神识,根本无法扫描,他只有像前世那样,凭借一双肉耳去窃听,但是他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却是静悄悄的,什么都听不到。

在前世,萧让的感官可是杀手界一绝,闻名整个地下世界,只要厢房内的人说话,就算是耳语,他倾注全部心神,也能听个一字不漏。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只能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一个字都听不到。

“混蛋!居然不用说的,用写的,这么谨慎干什么!”

萧让气得当时就破口小骂了起来,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窃听了!

“怎么办?”

萧让有些着急了起来,将耳朵从墙壁上拿开,目光开始在厢房内扫视,看看能否找到其他机会。

“难道我要冲进去,只是这样的话,不论我能否问出阴谋,都会打草惊蛇!”

不到万不得已,萧让不想用武力,打草惊蛇不是他想要的。

“干,我真是个傻叉!隔绝神识是因为厢房内有相关阵法,如今我可是阵法大师,将阵法破解掉不就成了?”

当他的目光落在头顶那盏水晶灯上镶嵌的一颗蓝宝石之时,嘴角不由露出了笑容。

刚开始他没注意,认为那是一颗蓝宝石,不过现在,他却是发现

,那根本不是蓝宝石,而是一颗灵石,灵石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布阵所用,所布阵法,不用想,定然是那种隔绝神识的阵法。

“龟息阵,原来是这破阵法。”

萧让神识一扫,将以各种形式隐藏在暗处的一颗颗灵石全都扫了出来。

“三六厢房之内,定然也是这种龟息阵法,我只要将三六厢房的阵法破掉就可以了。”

萧让盯着头顶那盏水晶灯,龟息阵算不上多高明的隔绝神识的阵法,他至少有十种方法可以破掉。

但是问题来了,破阵破阵,那也得在阵法内,或者是在阵法外,但可以对阵法动手脚才对,萧让破三七厢房的阵法很简单,可三六厢房就不同了,他既不能闯入三六厢房破阵,又不能对三六厢房做手脚而不被里面的人知道。

“不,不一定得对龟息阵动手脚,在酒楼这种地方,龟息阵需要时刻运转,所以一定还有个聚灵类的嵌套阵法,来聚拢灵气,维持龟息阵运转!”

很快,萧让就再次有了一个方向。

酒楼的阵法不像对敌那种阵法,大战过后就废掉,而是需要长期运转,但凡这种长期维持的阵法,就没有不嵌套聚灵阵法的。

“刚刚神识扫描,没看到嵌套阵法,所以这嵌套阵法一定在地下!”

萧让目光看向脚下,嘴角慢慢的露出笑容。

“我只要在这里再布下一个更加强大的聚灵阵,抢夺三六厢房的灵气,灵气不足,则龟息阵不攻自破!”

萧让从乾坤袋中取出灵石,飞速的布起阵来,为确保自己足够快,他的手臂已经快得出现幻影。

布阵的同时,他的神识,将整个三六厢都包裹起来,一旦发现那隔绝屏障有一丝丝裂痕,他会立即入侵进去。

嗡!

终于,几息之后,他所布的聚灵大阵产生一股绝强的吸力,四周的天地灵气如同受到召唤一样,纷纷向着三七厢房聚集而来。

而在萧让神识观察之下,隔绝三六厢房的那道屏障正在出现道道裂痕。

终于,那屏障之上,一道裂痕越来越大,咔嚓一下,碎掉了。

“就是现在!”

萧让的神识,立即入侵了进去。

他就看到厢房之内有两个身影,一个是黄衣青年,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的青年。

“不对,这不是他的脸,这是炼器师炼制出的‘鬼脸’,可以随心意改变容貌,算得上一件人级武宝了。”

由于对阵法比较精通,萧让的神识,在时间就发现了青年佩戴着鬼脸。

“靠,既然有胆子对公主下手,怎么这会这么胆小了,不这么谨慎你会死啊!”

萧让气得直想骂娘。

然而,让他更加想骂娘的事情发生了,鬼脸青年和黄衣青年竟然是齐齐起身,要离开三六厢房。

“草!老子辛辛苦苦进来,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掉,你们对得起老子吗!”

萧让差点破口大骂出来。

焦作市精神病院怎么样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疗效好
广东性病医院排名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家
广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