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之门第二卷北燕长歌第二百八十二章见见

2020-01-24 22:13:39 来源: 渝北信息港

大逆之门 第二卷 北燕长歌 第二百八十二章 见见苏太后

曲流兮问安争:“那两个天字号的人,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了?我总觉得你和他们两个之间有些奇怪的联系,明明应该很残暴的人,可是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们两个是留了余力的。他们联手那一击,可能你根本就挡不住。”

安争:“我有个故事,回去之后讲给你们听。”

曲流兮:“好啊,我去准备酒。”

两个人走出废墟的时候,杜瘦瘦和古千叶正往这边赶过来。看到曲流兮背着安争,杜瘦瘦立刻冲过来把安争接了过去,看到安争那虚弱的样子,杜瘦瘦眼一红,可是嘴里却骂了一句:“妈的,装成伤了占了小流儿便宜对不对。”

曲流兮撅着小嘴傻笑:“没有啊,他挺轻的。”

他把安争接过来,安争趴在杜瘦瘦宽厚的后背上:“真舒服,跟一张床似的。”

杜瘦瘦一边走一边说道:“小流儿灌了你的迷魂汤啊……天极宫那边出了事,有人还是发现了小七道和霍爷他们。来的人没有露面,蒙着脸。我和小叶子看到信号之后就冲了过去,幸好有方道直和王开泰两个人,在加上霍爷随手布置的法器之阵,算是勉强把人击退了。再赶回来的时候,这边已经翻天覆地一样。”

安争:“霍爷他们呢?”

杜瘦瘦道:“方道直说,现在锦绣宫已经败局已定,所以留在天极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那些人会好些恶狗一样扑上去把太后党羽咬死,一个都不会留下。咱们留在天极宫还不如回天启宗呢,所以护着小七道和霍爷回去了。毕竟天启宗里,有那么大法器镇守,还有聚尚院的诸多高手。”

安争嗯了一声:“也好,留在天极宫确实意义不大了。锦绣宫那边是完了,那些朝臣不会让太后的党羽死灰复燃,所以撕咬起来会比疯狗还疯。咱们回去歇着吧,这件事起码近两天和咱们没什么关系了。”

四个人回到天启宗的时候,才发现天启宗外面依然还在激战。那些尚且不知道锦绣宫已经完了的江湖客还在挣扎着,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和人生。而这个时候,各大家族都开始向安争示好,一队一队的修行者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将那些原本就是炮灰的江湖客逐个碾压。

而让人觉得心里发寒的,居然是大鼎学院的人居然也出现在其中。

自始至终,大鼎学院的人也没有出现在保护苏太后的地方,反而在反戈一击。苏裴这个人的阴险,可见一斑。

有了那些免费的保镖,天启宗倒也很快就安稳下来。参与的江湖客迅速被剿杀,连尸体都被人清理走了。一队一队的修行者看起来秩序井然的在外面巡视,看起来比忠诚的卫士还要忠诚。

不过一个时辰,个来向安争表达善意的家族出现。有了个就有第二个,那些平日里不会主动和安争有来往的大家族的人,几乎是排着队来的。一辆一辆的马车停在天启宗门口,很快院子里就跪了一群人。他们跪在那嘴里喊着救驾来迟,看起来真是诚惶诚恐。

而此时沐长烟已经昏迷过去,曲流兮正在想办法把他体内的银针和蛊虫拔除。不过这手段确实很阴损,一时之间想要拔除也不是容易事。有些时候靠自身意志力的能解决的事,药物真的没办法。

这个大人来了,那个大人也来,一个个都那么的正义。

而且来的人级别都高的离谱,不是这个家族已经十几年不曾出来见过人的老太爷,就是那个家族已经闭关三十年不出的老妖怪。安争一开始还能勉强见一两个,后来就借口伤势太重闭门不见了。反正曲疯子会和这些人打交道,索性都交给曲疯子和兵部的人处理。

不过,不管是谁提出来要见见小七道,安争的答案是一律不准。

屋子里,安争吃了曲流兮给他炼制的丹药后觉得好了很多。试着运行了一下体内的修为之力,发现那些理论又丢了,说明被陈少白的爹拿了回去。

小七道乖巧的坐在安争身边:“安争哥哥,你好些了没有?”

安争抬起手揉了揉小七道的脑袋:“安争哥哥没事,只是觉得外面那些人实在太烦躁了些,所以就假装伤的很重不见他们。小七道......我知道虽然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但毕竟你的年纪还小。以后会面对什么样的困难和危险,你其实一点儿都不理解。所以,我想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做王?”

小七道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道:“燕国是我的先祖建立的,如果这是建立了一个大的家,那么每一个百姓都是家人。而沐家的人,就是这个大家的家长。现在沐家,只有我来做这个家长了。我不想看到这个家散掉,我要让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过上好日子。”

他看向安争认真的说道:“娘亲给我讲了很多关于父亲的事,她说父亲是一个英雄。她还说,虽然父亲是被苏太后毒死的,可事实上,朝廷里那些所谓的大人物每一个都是凶手。我思考了很久,以后该怎么和这些人面对。然后我得到了一个答案......燕国,是不需要这些人的。但不是目前,而是以后。娘亲说,父亲和叔叔走了两个极端。父亲当初很强势,所以那些人都害怕他继承王位。叔叔很隐忍,以至于被欺压的没有还手的力气。”

“要学会忍耐,要学会有勇气。”

小七道看着安争说道:“可是安争哥哥,我需要你帮我。所以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要离开燕国。”

安争点了点头:“起码在小七道成为一个合格的之前,安争哥哥是不会离开燕国的。安争哥哥还要和那些想把你的王位夺走的人,和人斗,天斗,地斗,谁要是对不起你我就和谁斗。”

小七道笑起来:“安争哥哥一直告诉我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该教给我,做一个什么样的王。燕国已经不能再有战争了,百姓们也承受不起战争了,十年之内,我都不愿意看到燕国的战士们在疆场和敌国厮杀。所以,如果我真的做了王,件事就是下令对幽国的战争停止,那些人会反对吗?”

安争问:“如果那些人反对,这个命令你还下不下?”

“下!”

安争嗯了一声:“那就只管去做你认为是对的事,因为安争哥哥和大家都会站在你这边。那些反对你的人,需要跨过我们才能伤害到你。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倒下了,你也不要退缩。尊严不是委曲求全换来的,而是靠自己争来的。燕国的王族已经没落,而你是的希望。”

小七道点了点头:“我叔叔沐长烟,不是一个合格的。”

“不是。”

“所以,他不能再做燕王了。”

小七道站起来,像是一个突然长大了的人:“我要做这个王,所以不能让给他。”

安争楞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嗯。”

安争忽然有些害怕,小七道的性格被自己影响了太多,那不是王道而是正道。一个如果以正道治国,就会显得太过刚硬。幸好他身边还有顾朝同,还有陈在言。这两个人的柔可以中和一些小七道的刚,希望以后会平平安安。

接连好几天,天启宗里都是人满为患。一开始跪在院子里的人改成了站在院子里,为了表达自己的忠诚,这些人甚至带来了被褥,发誓要与燕王共存亡。

安争站在窗口看着院子里那些正气凛然的大人们,笑了笑道:“我都快被感动哭了。”

陈在言摇头:“大王的伤需要好一阵子静养,已经有人开始提议请沐七道继位了。这个时候,谁个提出来谁就好像是护国重臣似的,所以有人提出来就会有人跟风,形成一股飓风,挡都挡不住。莫说是你这天启宗里,就是我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每天不是这个从没见过的大人物拜访,就是那个闭关多年的大人物请客。”

安争:“那就吃啊。”

他笑着说道:“送的礼物一律收下,请客吃饭一律应付。”

陈在言道:“反正你是吃人的也不觉得嘴软拿人的不觉得手短......这些人现在要的其实不过是一个态度,一个他们将来在朝廷里分到多大份额的态度。那些大家族的人一是表态二是施压,让你和我都看看,离了他们不行。若是不能让他们满意,他们也不会让新王满意。”

安争:“随他去,过了这一阵子再说。”

他转头看向澹台彻:“怎么样我的刑部尚书大人,这两天审案子都快审的崩溃了吧?”

澹台彻:“别胡说八道,刑部尚书郭文礼郭大人还在牢里关着呢。我可不是什么刑部尚书大人,起码现在还不是。”

他靠在椅子上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些烂事,一股脑的都冒出来了。每天来检举揭发太后党羽的人能排出去一里长的队伍,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民族英雄了。真不知道人的脸皮怎么会这么厚,估计着用重弩轰都轰不透。”

安争:“让他们去商议去,小七道继位的事也不能耽搁。他们上心,咱们索性就让他们上心,那些琐事他们都操持了才好呢。一开始他们也不会太过分......但是有四个人,必须像是四面墙一样把小七道保护起来......小七道继位之后,会提升陈大人为丞相,王开泰为兵部尚书。顾朝同之前没有功名,如果一下子升的太快那些人会抵触的很厉害。但王师就是王师,所以我想着,督察御史在加上大学士,这两个职位还是能争取来的。还有一个就是了,澹台大人,刑部尚书跑不了。而我......我还是不入朝堂了,做我的天启宗宗主,这里永远都是小七道的退路。”

“你?”

陈在言撇了撇嘴:“你这会儿想置身事外了?做梦吧......昨天七道和我谈过了,他问我封你做什么合适,我说我也不知道。他说封你为并肩王......这孩子真是......”

安争哈哈大笑:“真是亲弟弟啊。”

他看了看外面:“出去见见诸位大人吧,顺便锦绣宫的事也该做个了结了。澹台大人,一会儿咱俩去刑部,见见苏太后。”

黑龙江盛京医院预约专家
漯河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银屑病三甲医院
泉州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济宁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