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半导体求发展联发科式营销难复制

2019-08-15 17:03:31 来源: 渝北信息港

  2014年对于车联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我们明白中国在22年的时候汽车销量会超越美国,这一年我们明白汽车相关的产业开始迈入黄金年代,甚至就连之前一直在、消费、计算机、工业领域辛勤耕作的半导体,如今也伸向了汽车领域。

  这里充满了希望,也让人非常的兴奋。从长期来看也是如此。 上周智驾君参加意法半导体活动日时,意法半导体大中华与南亚区总裁如此描述自家半导体进军汽车业的心情,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智驾君对意法半导体的随后采访中,我们窥见了更多半导体厂家对于中国汽车界的真实想法,其中一些意见对于从业者来说,甚至是醍醐灌顶的功效。

  你们一直强调中国市场需要多条创新之路,包括系统创新和成本创新。为什么需要分两条路的创新呢?

  中国的汽车市场有两种创新。

  首先是提高系统能力的创新,这是欧洲比较典型的创新方式,有很多创新是从端的汽车开始的,然后到低端。比如欧洲的车辆动态控制(vehicledynamiccontrol)的创新就是从奔驰S系列开始的,然后逐步渗透低端车辆。这种创新是从根本上改善汽车的系统,它关注性能,而成本不是重要的考量。这种创新我们在中国也是存在的。

  第二种更新颖的创新,其实是从中国开始的,并且也改变了欧洲汽车产业的运作,就是基于成本的创新。它的驱动力来自于对产量的需求。这种情况下,我们汽车并不是低端的汽车,而是完整、配备齐备的。这里强调的是性价比。这种降低成本的创新是从中国开始的全新的创新模式,从低端车开始,得到普及,并逐步向高端车辆市场迈进。这个过程中重要的就是成本优势和成本管理。

  开发一个汽车类半导体产品在中国只要两年的时间,但是在欧洲是五年的时间。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知道中国是个高速度的国家。我举个我们会场布置的例子,昨天下午 点我次来到这个会场的时候,会场完全是空的,当昨天下午6点我来到会场的时候,会场已经所有的装备都已经在场了,这就是中国速度。

  在欧洲如果我们设计一辆新车到这个新车开始投产需要差不多五年的时间。在中国我们只要两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从设计到生产的这个过程,但我们在质量、可靠性、认证等方面没有任何的妥协,我们靠的是 抢先一步 ,和我们的客户合作、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去提前预测中国客户的需求。当客户提出需求的时候,我们的解决方案已经准备好可以给客户使用了。ASIC曾经是我们为客户提供面向未来的解决方案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但现在已经不常用了,虽然我们还有ASIC相关的产品还在提供给客户,为将来可能出现的标准化的产品做准备。

  意法的产品线比较多,被给与的上市周期那么短,有没有可能推出类似的 联发科 的营销方式引进来?

  这个取决于是什么样的应用。

  有的产品是很标准化的,我们一些通用的产品就可以很好的为客户提供定制化的服务。举信息娱乐系统为例,可以说这是一个基本上标准化的产品,我们需要提供的是更好的功能,而非为客户进行逐一的定制化。针对这样的产品,我们就可以有一种为客户提供标准化的产品,客户要什么,我们马上就可以提供给他们。

日本
2018年杭州汽车出行Pre-B轮企业
数据升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