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万古千零三十章又一尊魔

2020-01-24 21:54:10 来源: 渝北信息港

武破万古 千零三十章 又一尊魔

(作者后台出问题了,这几天无法登录后台,无法更新,抱歉!希望大家可以理解下!今天技术人员才上班,问题已经处理好,恢复更新!)

毒烟岭在枯寂荒原深处都是一处大凶之地,大多数的武君来到这里都难以闯过去。天籁.⒉只不过,对于叶空这一行人来说,每个人的秘密手段都不少,这失去了主人的毒烟岭顶多是让他们有些忌惮罢了,真想要阻拦住他们,还力有不逮。

“紫柔姑娘若是没有把握破了这毒烟岭,就让我来试试吧。”宇文轻狂淡笑着说了出来。

受到宇文轻狂的激将,紫柔冷哼一声,正要怒,忽然强行压了下来,反而退后了一步,随意的道:“宇文轻狂,你也不用激我,这一路行来都是我在开路,也该你露露手段了。”

宇文轻狂不在意的笑了笑,向前踏了几步,脚底下冲出一道道玄奥至极的地气波动,化作一个个淡金色的符文,烙印在虚空中。

一个个淡金色符文犹如雨点般落下,片刻之后,毒烟岭中亮起一个个金灿灿的光点,每一个光点都散着一种玄奥的道韵。

叶空的眸子中露出一丝异色,宇文轻狂的功法中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仿佛每一块石头、每一株花草都被赋予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叶空不由得暗自感叹,这种秘法应该是点石成金之术之中所蕴含的秘法,创造这种功法的破天武神的确是才情过人。

宇文轻狂手诀快变幻,犹如穿叶繁花一般,在他的面前交织出一个金灿灿的能量漩涡。

这个金色漩涡刚刚成型,就爆出一股强大的牵引力,将周围的毒烟浓雾都牵引了过来。

“给我收!”

宇文轻狂低喝一声,抬手打出一个烙印满了各种符文的玉瓶,置于那个金色的漩涡下方。

滚滚毒烟浓雾全都朝着那个玉瓶中灌输了进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毒烟岭中的毒雾都被宇文轻狂收入到了玉瓶中。

“刷!”

宇文轻狂收起了那个玉瓶,半透明的玉瓶变成了惨绿色,里面雾气翻腾,透出的气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压力。

整个毒烟岭的毒雾,全都被宇文轻狂收了起来。

这个玉瓶中的毒雾,可以轻易灭杀武君境界的高手。但是,对于叶空来说,这就太小儿科了,他身上还有一部分从九天太昊塔外面剥离出来的天帝魔血,跟天帝魔血比起来,这些毒雾完全不够看。

被宇文轻狂收取之后,整个毒烟岭的毒雾都变得异常的稀薄了起来,虽然没有完全消散掉,对于叶空一行人来说已经完全没有影响了。

月紫苏淡笑着道:“宇文兄好本事,这种手段,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飞轻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道:“这些毒雾对武君境界的修士都有着极大的杀伤力,我说宇文轻狂,你可不要想着暗算我们啊。”

听到飞有意无意的话语,众人都感觉心神一凛,望向宇文轻狂的目光中不自觉的多了一抹警惕。

宇文轻狂笑了笑,道:“凌兄多虑了,我们现在可是联盟,我怎么会暗算朋友?你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儿大了啊。”

飞还待再说,就听到月紫苏笑呵呵的开口道:“宇文兄说的没错,大家既然组队进入到这枯寂荒原深处,自然要同心协力。其他的也不用多言了,此处距离异变爆的那片区域还远得很,大家继续前行吧。”

飞倒是并没有再多言,跟着叶空一行人朝着枯寂荒原深处继续前行。

接下来的时间中,叶空一行人连续经历了十几个大凶之地,有的是血浪滔天,有的是死气沉沉,有的是剥夺生机,有的是杀意如潮,等等。这些天地格局都不同寻常,即便叶空一行人大部分都是各大势力的传人,手段绝,度过的也非常的艰难,几乎人人身上都挂了彩。

面对着这一个个的大凶之地,众人先后出手,不仅仅是叶空、紫柔和宇文轻狂,其他人也都没有置身事外。

或许是因为枯寂荒原深处大部分的高阶亡灵生物都已经被吞食的缘故,这些大凶之地倒是比平常的时候稍微弱了一些,叶空一行人全都有惊无险的到了那种异变所诞生的区域内。

望着前方的一处一眼望不到底的大峡谷,叶空的眸子中充斥着一股难以掩饰的震惊,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在这种大峡谷中,叶空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机,那是跟玄牝心魔差不多的气机。

叶空不由得心头狂震,玄牝心魔曾说北荒大6的诸多上古妖魔全都被炼化干净了,如今看来,玄牝心魔说的太武断了一些,这里有一个跟玄牝心魔同一时期的盖世凶魔逃了出去!

至于那个盖世凶魔生前的修为是否能够赶得上玄牝心魔,那就不是叶空可以推测的出来的了。

只不过,这个盖世凶魔将枯寂荒原深处的诸多高阶亡灵生物全都吞食,天知道那个盖世凶魔达到了什么地步。

“主人,这就是枯寂荒原深处异变所诞生的地方,我无法探测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总感觉这里充满了大恐怖。依我看,主人是尽快离开,否则,恐怕会有其他的异变。”白玉骷髅瑟瑟抖的朝着紫柔说了出来,眼窝中颤抖的鬼火显示出它的内心非常的不平静。

众人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玄道子的身上,想看看这位天机门的前辈怎么说。

玄道子双手掐诀,仔细推演了片刻,眉头紧紧皱起,沉声道:“我无法推断出这里到底诞生了什么样的魔王,但是,我能够感应到,那个魔王暂时不在这个峡谷中。至于它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同样无法知晓。”

“大家以为该如何?”月紫苏朝着众人询问了出来。

楚行天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火热的神色,朗声道:“这里是那个魔王的诞生地,不一定是那个魔王的老巢。那个魔王吞食了枯寂荒原深处大部分的高阶亡灵,肯定有其非凡之处。既然都到了这里,那个魔王还不在,岂能不进去查探一番?”

盐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羊癫风医院
遵义癫痫病研究所
咸宁牛皮癣手术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