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旌旗 百零五章_2

2019-10-13 00:05:30 来源: 渝北信息港

邪神旌旗 百零五章

菲雷克斯这句话说完,就在旁边等待。但那硕大的魔兽依然趴伏在地上,身上青烟袅袅,俨然已经烧熟,断了生机的模样。

她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对方有所举动,不由叹了口气,抬起右手,手指上升起一团跳动的火焰。

“你再这么装死下去,我就再烧一回。其实我也很好奇,所谓‘水火不侵’的能力是不是的?如果不是的话,我要烧多久,才能把你的尾巴烧掉一截?”

话音未落,那看起来已经死了的魔兽便发出一声叹息,翻身坐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离开,让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呢?”

说话间,它身上还在冒着的青烟迅速消失,之前被烧得焦黑的皮毛也恢复了之前的灰黑,除了微微有些气喘之外,根本看不出刚刚才大战了一场。

对照刚才一副俨然已经死透了的模样,就算是苛刻的评委也不得不承认,这厮装死的本事当真炉火纯青!

此刻它那毛茸茸的脸上满是人性化的表情,除了身躯过于庞大之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忧郁叹息的兽人,和刚才凶暴如同癫狂的样子截然相反。只看它现在的模样,任谁也想象不到它刚才究竟是何等的凶暴和恐怖。

听了它的问题,菲雷克斯收起那夺火苗,微笑着说:“你装死的本领的确很厉害,只凭眼睛看的话,我的确看不出来。但要知道,我不是一般的法师,是极端注重魔力掌控的‘魔炮士’。对我来说,就算是火力全开的状态下,我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轰出的每一发光炮究竟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

“或许你不信,当初我要进阶魔炮士的时候,的考验是被蒙住眼睛,在一个完全漆黑的房间里面,用射线类魔法点燃十二支细木条。那些细木条顶天了也就十来根头发绑起来那么粗,用力稍稍大一点就会被打碎。但我就是凭借的魔力控制,将它们全都点燃,一支都没打碎。”

“和那时候相比,我现在已经又强大了许多。现在我发出的每一缕魔力,都能够清楚地把握它们去了哪里,造成了什么效果。”菲雷克斯微笑着说,“别看我刚才好像发了狂,其实我还是很清醒的。当时我明明白白地感觉到,我的光炮轰到你身上,虽然灼伤了皮肉,但却被你体内的魔力抵消,根本没有能够真正伤得多重,顶天了就是一点皮外伤的水平。以你强大的生命力,那样的小伤喘两口气就能恢复,怎么可能被活活打死!”

“原来是这样!”巨猿恍然大悟,深深地叹了口气。

它叹过气之后,精神也重新振作了几分,问:“那你非要把我叫醒,又是为什么?”

“我很好奇。”菲雷克斯说,“像你这样的强者,怎么会混到被那些人控制?”

“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巨猿苦笑着摇头,“具体的事情我不能跟你详谈,否则我就会有天大的麻烦,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

菲雷克斯若有所悟,问:“是誓约束缚吗?”

巨猿没有回答,甚至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等于就是默认了,菲雷克斯点点头,问:“那么,有兴趣跟我走吗?我可以试着帮你解开束缚。”

巨猿依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仿佛石化了一般。

“看来誓约的内容很麻烦啊!”菲雷克斯想了想,却又笑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是让我知道的厉害的高手来解决吧!”

说着,她拿出了一枚银质圣徽,高高举向天空。

不用念诵咒语,也不用呼喊口号,强大的魔力和圣徽上的神力激荡,顷刻间化作一道光柱,直冲云霄。

“啊咧?你怎么突然召唤我?遇到麻烦了吗?”光柱才出现了不到一秒钟,附近空中如同水波一般荡漾,硕大的浮空水母便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隋雄原本正在忙碌,突然感觉到菲雷克斯在召唤自己帮忙,就把那个正在琢磨战列舰级神使该怎么设计的分身派了过来。

菲雷克斯也不废话,直接用意念传讯的方式,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报告给了他。

隋雄顿时了然,转头看向那只正目瞪口呆的巨猿。灵魂感应只是一扫,立刻就发现了那只巨猿体内隐藏着的神力。

这股神力强大而冷酷,高贵异常,却又有一种狡猾的意味隐藏在其中,正是贵族之神的力量。

于是隋雄二话不说,就挥动触手,将巨猿和它周围一片空间直接封冻起来,然后传送到了自己的神国。

“你要它活还是要它死?”做完了这些,他才转过头来,对菲雷克斯问道。

“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它能够活着。”菲雷克斯笑着说,“不过如果太麻烦的话,那死了也无妨,关键是……我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控制了它,命令它来找我们的麻烦。”

“贵族之神呗。”隋雄回答,“我在它体内已经看到了那家伙的神力。看来祂是想要给我们添一点小麻烦吧。”

“就凭这家伙?”菲雷克斯皱起眉头,“老实说,我不觉得区区一只传奇魔兽,就能够给将要成立的西北共和国添麻烦。虽然刚才它隐藏了部分实力,但就算全力以赴的话,大概能打赢我,又或许能够再打赢乔修,但对上赫尔曼可就没多大希望了

,更不要说还有杰拉德他们……就算退一步说,尊贵仕女借用它的力量,打赢了这边的所有人,可只要莱昂殿下赶来,它就必败无疑。事实上我觉得,或许在那之前,您就已经忍不住亲自出手了吧。”

隋雄笑着点头:“那是当然,我可不会容忍有谁在我们大家辛辛苦苦建立的国家捣乱!不用等它打赢多少人,只要它开始大破坏,我就会立刻感觉到,然后二话不说一巴掌把它给拍死!”

他说得杀气腾腾,却又理所当然,没有哪怕半点犹豫。

“对啊,那么……尊贵仕女究竟想要干什么呢?”菲雷克斯问,“难道祂觉得,凭借这家伙能够做得了什么吗?”

隋雄琢磨了半天,还是摇头。

“如果说只是为了恶心我一下的话,没必要派这么一个厉害角色过来。一旦它被我收服的话,等于白送一个强力的部下……我也不明白祂在想什么啊!”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苦恼,反而笑着安慰菲雷克斯:“不过你别担心,这世界上的一切阴谋都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不管祂有什么谋划,现在的祂还不是我的对手,这是祂无法解决的难题。所以你们尽管放心,不论贵族之神在打什么主意,又或者背后有多少神祇想要给我们添麻烦,我都会把他们给一一击退的!”

巨大的水母用触手拍着身体,宛若用巴掌拍胸口保证一般:“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不用担心!”

菲雷克斯想了许久,点了点头,总算是放下心来。

“那么,我去黑麦镇,处理合并的事务了。”

“嗯,多加小心。”隋雄叮嘱,“情况不对就召唤我,不用犹豫也别拖延,你这次就做得很好。”

等到菲雷克斯飞走了,他依然留在原地沉思了许久,才摇摇头,返回了神国。

而这个时候,庄严肃穆的宫殿里面,贵族之神正和阴谋之神窃窃私语。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贵族之神皱起眉头,问,“要找个什么东西去捣乱的话,随便弄点什么就好,何必白送给祂一份战力?”

“只是迷惑一下祂罢了。”被兜帽遮住看不清脸的阴谋之神发出了阴沉的笑声,“既是走个过场,也是分散一下祂的注意力,仅此而已。”

“真的?”

“哈哈……”(未完待续。)

吴忠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东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洛阳整形美容手术
吴忠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东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