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万界第四百二十五章豪赌

2020-01-24 22:35:49 来源: 渝北信息港

诸天万界 第四百二十五章 豪赌

许道颜的话,将公输氏的三大天骄逼到一个不得不答应的地步。

如果连对手只是三大命神,他们都不敢答应的话,到时候只会辱沒了公输氏的威名,证明公输家畏惧墨家的实力,到时候就会闹出一个更大的笑话,所以无论如何,他们必须都要答应。

“三大命神对战三大德神,哪怕他们再强大,怎么可能是对手,这境界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许多人都觉得许道颜一行人有些托大了,説得难听一diǎn就是自不量力。

“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公输氏这三大天骄单打独斗都有击杀寻常圣神的实力,哪怕在圣者手下都能够时间逃生,这次他们都要死定了。”有不少公输氏的支持者,他们冷笑连连。

那公输涟脸上笑容残忍,道:“我身为圣者,单打独斗的情况之下都无法将他们杀死,用尽全力的话,只能够令他们受伤,再也无法奈何了,三个小子,你们这一次死定了。”

“我倒不这么觉得,墨家器宗从來都不会做沒有把握的事,我倒是觉得这三尊命神早已胜券在握,我看公输氏要输定了。”突然又是一道声音传來,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够听见,只是沒有人能够找到这声音的來源,无数人东张西望,想要看看谁敢出此狂言。

“好了,大家都不要争论了,既然双方都已经答应了这一场决斗,那赌局也就真正的开始了,规则如此,他们身为决斗者,若是胜利了,可拿赌注的一半,为胜利者的奖励,其他一半由下注者按照比例去分配,货币为圣币。”鲛龙女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沒有丝毫的异议。

“这种公输氏必赢之局,我自然要全下。”公输涟笑容灿烂,他拿出足足一千亿的圣币,对于公输氏來讲,他们非常富有,炼制法器与天之海合作,售卖给各族,几乎每一天都是财源滚滚,少有人能比。

一块圣币可抵得上一千块神币,也就是説,这一千亿的圣币,就等于百万亿神币了。

“公输氏果然财大气粗……”不少人很是惊叹,一千亿的圣币,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接二连三,都有人下公输氏必胜无疑,有些人想要支持墨家,但两个大境界的差距,如大众认知的那般,胜率实在太低了。

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意念附着到押注的钱币之上,有蜃楼的无数人进行清diǎn,一个时辰过去,押公输氏胜利的圣币,高达三万亿圣币。

然而押许道颜一行人赢的,连十亿圣币都不到,公输涟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我公输氏还真是众望所归啊。”

许多人只能够从精神上支持墨家,虽然他们很不屑公输氏的行为,但在公输氏有压倒性优势的赌局当中,沒有几个人愿意将自己的积蓄拿出來赌这必输之局,因为这根本就是白白浪费。

这时,元宝看向许道颜与吴小白,咧嘴一笑:“赶紧把身上的宝贝跟钱财全部都拿出來,抵押成圣币,十二倍的赔率,可不多见,公输氏财大气粗,我们可不要放过这一次机会。”

元宝次身先士卒,将身上许多珍贵的天材地宝都给拿出來,连麒麟土都拿出來了,满目琳琅,在一旁的蜃楼灵女看得眼角直跳,她迅做出了估值:“元宝公子这些东西全部价值加起來,约有一万亿圣币左右。”

一万亿圣币,相当于千万亿的神币,是一个天文数字,元宝一个人竟然能够拿出总赌注的三分之一的财富,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可以説,元宝这一次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都赌进去了,许多天材地宝是因为许道颜与吴小白从來都沒有见过的,其中就有玲珑仙府莫愁送给他的一件仿制玲珑镇天塔的圣物,它的价值,当然由于只是随便仿制的,所以价格沒有太过于夸张。

吴小白也不示弱,其师尊也给他一些宝贝,他也尽数都拿出來,但价值多也只有一千亿圣币而已。

许道颜就更不用多説了,身无长物,他思考了片刻道:“我身无长物,仅有四坛墨问天,还有一尊麒麟子的圣尸。”

麒麟子的圣尸,价值非凡,所谓的麒麟子乃是拥有麒麟一脉纯正的血脉之力,它的尸身不管炼制成傀儡,还是炼制成法器,都是无比珍贵,麒麟乃天生地养的圣兽,乃是陪伴无上圣贤的象征。

“什么。”蜃楼灵女一脸的震惊,四坛墨问天是什么概念,墨家侠宗,名震天下,侠宗无上圣酒,许道颜竟然有四坛。

这是连圣帝都难求的酒,它虽然沒有实际性的作用,但它却是得到墨家侠宗存在承认的象征。

每一坛墨问天的价值,都是无可估量,对于侠宗人來讲,都是无价之宝,可助他们领略侠之一道。

尤其是墨家子弟,他们都不一定拿到这墨问天。

“麒麟子圣尸,四坛墨问天,估值八万亿圣币。”蜃楼灵女做出保守的估值。

就在这时,有一道声音传了出來:“我愿意用十万亿圣币,买一坛墨问天。”

只见他的身躯显而出,这是一尊圣皇境界的存在,气息外放,使得无数人胆战心惊,沒有人怀疑他的购买能力。

“既然如此的话,估值四十万圣币。”蜃楼灵女知道墨问天对于墨家侠宗來讲,意义非凡,但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愿意出这么高价來购买。

三大公输氏的天骄嘴角抽搐,如果输的话,十二倍的赔率,就以墨问天的价值來计算的话,至少要赔近五百万亿的圣币,哪怕是公输氏家大业大,也会心痛得掉肉。

许道颜沒有想到,自己身上的墨问天竟然这么值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之前自己一大口一大口是喝掉了多少圣币了。

如今想一想,许道颜都觉得肉痛,之前简直太暴殄天物了,不过都是跟朋友之间分享的,心里也就释然了,倒是老乞丐要走自己那么多的墨问天,就再也从來沒有出现过,坑的就是他了。

许道颜看向元宝,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够那么身先士卒把身上的东西都给拿出來去抵押成圣币了,原來他是看准了自己墨问天的价值,先抛砖引玉,不过这样也好,元宝也会尽全力一战,如此之大的赌注,许道颜也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很是刺激,如果能赢的话,那么就是一大笔收入,至少五百万亿圣币的收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三大公输氏的天骄,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了起來,对方竟然是能够得到四坛墨问天的存在,那必然有过人之处,不容小觑,而且如果他们一输,所要承受的代价就太大了,这一次简直就是一场惊天大豪赌。

墨问天之所以会那么昂贵,是因为侠宗行走天下,助人无数,许多人对侠宗都有极大的崇拜之情。

而侠宗圣酒墨问天极难酿制,并且是一种无上象征之一,很多人都愿意花钱去购买一坛墨问天回去供奉,还有人也会想要从其中去参悟酿制者的大道。

每一坛墨问天,必须是圣帝境的存在才能够酿制得出來,还要融汇进他们的精神意志,并且每一尊圣帝的道,都有所不同,数量有限,这就是墨问天珍贵的地方,之前许道颜一行人囫囵吞酒,沒有起到丝毫的作用,但墨问天所蕴藏的意志精神,都暗藏在他们的体内,会在某一个阶段爆出來,是让人难以预料的。

这也是为什么墨姚连一diǎn剩酒都要如此郑重对待的原因,得到墨问天之后,墨变为什么会去闭关,自不待言。

公输涟脸色无比难看,沒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拿出如此之巨的财富,他想不明白,许道颜一行人,明明只是三尊命神境界的存在,他们哪里來的自信,敢赌得这么大,好像他们就是必赢的结局一样。

如此之大的赌注,也让公输氏三尊天骄心里有极大的负担,无他,因为如果输了,所要承担的后果太大了,能够得到墨问天的人,也都不是傻子,他们到底是从哪里來的把握,公输氏与墨氏在机关之上的一道见解不同,愈行愈远,但不代表他们真的盲目到以为墨家的人就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拿捏的,尤其是侠宗,是让无数大世家所忌惮的墨家宗门。

“既然都已经决定赌注的话,那就开始吧,大家不要被他们所迷惑了,他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公输煞稳定下自己的内心,他知道不能够对自己有丝毫的怀疑,否则的话,这一场决斗还沒有开始,就输了一半了。

蜃楼灵女看向许道颜一行人,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嗯,那就开始吧。”许道颜颔,他眼眸微微一眯,这一次决斗非同小可,只能赢不能输,不然的话,真把墨问天给输掉,只怕老乞丐会从天而降把自己的皮给扒了不可,

宜昌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哪个好
保定白斑病医院那个好
杭州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东莞妇科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