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留守幸福的巢穴

2018-10-31 13:30:29

留守幸福的巢穴

一 母亲盼我们回去,每次打,问得多的一句话是: 什么时候回来?小虎子长多高了? 小虎子是我的儿子。我们在里告诉了她,那头,母亲略带一丝伤感地说: 有空就回来,不然,小虎子回来,怕我都认不出来了。 我们应承着,说一定回来,到了暑假,一准带着孩子回来。母亲沉吟了 会儿,大概在计算着我们回归的日子吧,如果时间还长,就会长叹一声: 还要那么长时间啊。 如果快到了,就会很高兴地说: 早点回来啊,我望着你们。 母亲说望着我们,是真的望,绝不是说说而已。 回家那天,我们耽搁了。妻子娘家在公路边。一下车,妻子无论如何要到娘家看看,说离开一年了,都快想疯了。于是,我们一块儿去了,玩到第二天才回家,到了村子,远远的,看见一个人站在七月的阳光下,手搭在额头上,向远处张望。那个人,就是母亲。 见到我们回来,母亲很高兴,拉着自己的孙子,又是找糖,又是找饼干。我看着母亲头上的汗,埋怨: 大太阳底下,干嘛站在外面啊? 父亲抽着烟,笑了笑,说: 望你们呢,昨天听说你们要回家,不停地到路边去望,来回不下二十趟。今天一早起来,到现在怕也有十来趟了。 母亲却只是笑,频频的念叨着一句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二 母亲和父亲在家里侍弄着十多亩茶林。茶林,听名字好像还很具有诗意的,其实蛮不是那么回事。家乡山高坡陡,有的地方甚至人都站不住脚,是很危险的。 每天早晨,天刚亮,母亲就和父亲起来了,悄悄地关了门出去,上了坡。有几次,妻子起来,拿起锄头,喊我,准备一块儿去锄草。母亲制止住了她,说: 快别去了,坡陡,稍微不注意,就会摔倒,有时还会被蜂子蜇了。 母亲前两天锄草。就遭了蜂子蜇,脸还肿着呢,所以谈蜂色变。为了阻止妻子上坡,母亲把妻子手中的锄头夺下来,拿走了。 母亲和妻子之间,和所有的婆媳之间一样,过去也产生过摩擦,甚至口角。但是,随着我进城,妻子也进了城,母亲对妻子一天天好起来,尤其回家,甚至不要妻子下厨房和下地了。 母爱,让母亲不再刚强。 三 回家后,还有一样,感觉到母亲突出的变化。 母亲在坡上忙碌了一天之后,回来,吃了晚饭,坐在院子里,我们一家人纳凉。无论坐的时间多么长,母亲也睡意全无。直到我们说累了,说要睡了,母亲才睡。 坐在那儿闲聊时,母亲很少说话,只是听我们说话,间或笑笑,慢慢地摇着蒲扇,很满足的样子,望着我。这让我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问: 娘,你望啥啊? 母亲欣慰地说: 你胖了。 妻子就笑了,说胖不好,瘦一点才好呢。母亲马上给予了更正,说: 胖比瘦好,胖,身体才壮实啊。 事后,妻子在我面前说: 娘看见你,鼻子眼睛都在笑,你身上不好的也变成好的了。 说时,有几分妒忌。了。只留下母亲,孤零零地站在早晨的晨雾中。 我不敢回头望,知道母亲又站在村口望着我们,我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我知道,我无论如何走不出母亲的思念,也走不出我对母亲的思念。路的两边,时时闪现出村庄,还有田野,和田野里劳作的老人,这些时时撩起我对母亲的思念,让我想起母亲,想起故乡,和故乡的茶林。 母亲留守着茶林,留守着故乡,也留守着我们的幸福,永远。 【我要纠错】 :christine

云南昆明方管
充气芯模价格
手机打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