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废柴第二百八十六章阴阳法王

2020-01-24 10:26:55 来源: 渝北信息港

强废柴 第二百八十六章 阴阳法王

也不怪朱芷这种表情,乍一听到自己同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任是谁都会有反应的,楚铮回头对朱芷道:“别担心,我还是原来那个楚铮,我是带着记忆过来,从婴孩时期慢慢长到现在的。”

那人道:“我名唤阴阳法王,这地宫确实是我建造不假,不过我可不是那帮家伙的所谓祖神。”

他瞥一眼看到朱芷手中那水晶,轻笑一声:“想不到这小家伙还在这里……”

随即他轻描淡写地伸手一点,无形的震荡击在水晶上,一声轻微碎裂声后,水晶在嘎嘣声中从当中开始碎裂开来,接着一声玻璃被击碎的声响,整块水晶砰地炸成齑粉。

一只憨态可掬的小兽躺在朱芷怀里,只是全身僵硬着,心脏也没有任何跳动。

“这是皮丘兽,是上古时期的小东西,在我刚来那会儿就已经接近灭绝了……”

“我们没见过这东西,已经灭绝了……”朱芷搭话道。

“也好,这小东西刚从封印里出来,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你们俩照料照料看看……”法王道。

楚铮皱眉道:“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来这里一点修为都没有带过来,但是看你之前露那几手,很明显你的实力还在。”

那人双手环胸,半是取笑的口吻道:“那你可真是够倒霉了,我和你一样,是来自地球的修真者,这里是比地球更高一阶的上位位面,我修真到可以突破虚空,飞升至此。”

楚铮眼睛瞥看向整个密室,语气当中带着一点疑惑:“那这里又是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开枝散叶了么,弄出来个种族帮你解封印。”

法王道:“长话短说,这位面对地球所来的修真者实际上很不友……”

法王话说一半,忽然停顿下来,转头朝着某个方向看去,叫道:“啧!真是没办法!”

他转头对楚铮道:“行了,有缘下回再见,我再对你好好解释,”他说着信手朝上一挥,看似手上没有蕴上太多气力,但从他手中涌出一阵磅礴巨浪,壁纸地撞上墓穴顶部。

地面上,一处废弃民居开始为颤动,砰声炸裂而响,冰蓝色冲击波直冲而上,瞬间将民居吞没,直接将其湮灭,冲击波贯冲上去,直达云层。

法王收手回来,楚铮朱芷两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头顶上,楚铮已经完全看傻掉,墓穴顶端已经出血一个巨大空洞,层层向上,可以看见蓝天,没有任何砖块掉落下来,也没有任何浓烟,方才那道冲击波所经之处,所有东西都在一瞬间湮灭。

“路帮你们开出来了……自个上去,”他又看看朱芷怀抱里的皮丘兽:“如果你能把这小东西给救活过来,那么我们还算是有机会相见。”

朱芷有些不舍地看着墓穴里的一堆宝藏,法王见她眼神如此,又道:“这堆垃圾你们要也顺便带走吧,”他信手一起,从宝藏堆里飞出一枚样式古朴的戒指,直接飞到楚铮手中。

“储物戒指,有缘再见……”法王说着,袍袖一样,坚实的墙壁在他面前似泥沙般碎裂开,他以极快速度飞动而出。

楚铮看着手心里那枚戒指,一时间没有回神过来,直到朱芷轻推了他一下,楚铮才低下脑袋,开始争分夺秒地收拾起地面上那些东西来。

将所有珠宝不要钱似地一把把收进储物戒指里头,这储物戒指仿佛是是一个无底洞,楚铮能探查到里头空间比起他原来那吞天袋大出了不知多少倍,仅仅一分半钟,储物戒指就将整个墓穴当中的东西吸纳干净。

在焦炉里有一柄短剑,楚铮本想跟着前面那些兵器一块收进戒指里头,但将短剑拔出鞘后发现宝剑上没半点锈迹,只考虑一秒后他便将剑插在腰带,和逆炎剑别在了一块。

朱芷手上握着那白金珠制成的项链,正想也扔进储物戒指当中,却被楚铮一把拉住了手:“此地不宜久留,咱俩速速离开。”

随后楚铮连连踩踏着一旁的断壁残垣,只几个起落,就将朱芷直接带到地面上。

到了那地面上,楚铮往四周看一眼,眼前所见熟悉地厉害。

正是他之前干掉了禁卫和老五的那块地方。

“这地宫也真是太大了……”楚铮心底暗道:“要是没有地图,指不定在下面迷路成什么样。”

自从被抓来之后,这还是朱芷头一回见到太阳,她用手捂在眼睛上方,步子也不由地趔趄了一下,被楚铮一把给扶住。

缓了一会儿她才回过劲来,楚铮趁着四下里看起来无人,远处又传来喧闹声,开口道:“禁卫和锦衣卫都被调到下头去了,城门口守着的是普通士兵,不足为敌,咱俩速速离开。”

朱芷点一下脑袋,二人火速地朝着城门口奔去。

地宫下,法王灵体飘荡过去,旁若无人般穿破一道又一道墙壁,忽然四周一声声爆响声,十数个黑影在他面前出现,正是那些没有被禁锢了实力的黑衣蒙面人。

法王轻描淡写地一手挥出,磅礴大力自那十数个黑衣人当中炸裂,就像是拍苍蝇般,所有黑衣人被分离开两边,狠狠撞击在一旁墙壁上,筋骨碎裂,内脏顿成肉渣。

正前方,还剩下一名黑衣人胆怯地看向这里,见法王面无表情地朝他飘过来,双掌轰出来打出一道气浪,法王避也不避,灵体飘荡过那人身侧,顺手又将那人脑袋直接给扭下来。

地宫中心入口,法王一挥手将大门打裂,三长老身侧,一名佩着圆环的黑衣蒙面人站着,三长老脸上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他看看灵体,又看看地上棺椁里躺着的那具栩栩如生的尸体,口中只喃喃着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法王灵体一下漂荡上前,轻巧地落在地上,双手负在身后,面带微笑道:“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要怪就怪你所谓的先祖为何对我这样赶净杀绝吧,也就不怪我将他断子绝孙。”

黑衣蒙面人一步跃上前去,手中圆环奋力击出,圆环似一轮银月在面前嗡嗡作响,星点火焰从圆环当中蓬勃绽出,迅速蔓延至圆环周围,黑衣人爆喝出声,一条火龙呼啸着朝法王灵体奔腾而去。

法王并未抬眼看这黑衣人一眼,只伸出一根手指,铛地一声接在圆环边缘,火龙抵近他周身,以极快速度从龙头开始迅速湮灭下去,直直消散于无形。

他下一秒用指节轻轻地在圆环上扣击一下,叮声里,圆环砰地碎裂成无数碎片,黑衣人毫无预兆地跪在地上,胸口像是被一阵大力狠狠攥住,呼吸不上半点,一下便倒在了一旁地面上。

法王又抬头看向三长老,笑笑道:“麻烦你让开一下好么?”

城外,朱芷和楚铮朝着森林里面奔走,官道上已经挤满了人,那个听从了三长老意见而批准了这次事件的悬空城城中压根不知道地宫里已经乱套,看到有不少修士逃出,随即下令直接逮捕,连悬空城附近的官道上都有官兵在搜捕。

倒不是楚铮惧了那些官兵,而是从大清早一路开始就一直作战到现在,即便是个铁人也有撑不住的时候。

进入落日森林反而安全一些,起码那些个实力低下的官兵是决计不敢进入落日森林半步。

为了绕过那些官兵,以及避人耳目,楚铮选了另外一条路前行,并没有直接通入落日森林,而是绕而走另一片森林天河林,再穿过森林进入落日森林。

进入天河林前,楚铮冒险去官道旁一家驿站,言简意赅地说明自己和朱芷已经逃出,正要进入落日森林。

二人逃到一条小溪流旁,暂时先停顿下来稍作歇息,楚铮也顺便将朱芷被抓走之后的事情告诉给了她,包括他是怎样潜入悬空城,进入锦衣卫府卧底,直到今天这事儿。

“我估计上回你就被这阴阳法王救的,不过他下手也太狠了点,居然将你整张脸都给毁掉了,刚才你帮他解了封印,怎么不找他好好算账?”朱芷看着楚铮脸上带着的铁面具,伸手想要帮忙摘下来,被楚铮招手阻止了一下:“不用担心,他当初要是不这么干,在灵体没有解放出来,只有神念附在我身上时,他估计也没有别的办法,再说也算是帮我演了一出苦肉计。”

他又笑笑:“这点小伤也不碍事,城里的大夫都能把我慢慢治好,要是我自己出手的话,只消三四天就能恢复原来面色了,我刻意留着这面具只是为了在那里更方便演戏而已。”

朱芷见他这样,叹气道:“我们还是快些回到家中吧,我爹爹该急死了,你也赶紧将自己医治好,这两天可真是一场噩梦。”

楚铮看着她这副面容,忽然笑了下,朱芷有些奇怪地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原来那个英姿勃发的朱芷大小姐,忽然显出这样的小女儿态,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啊……”

朱芷面颊上飞上两朵红晕,将眼神瞥在了一旁:“哪里有,只是看你这么辛苦救我,感激一下而已……”

她急着要岔开话题,转眼就看到被她放在一旁,还在沉睡中的皮丘兽,便伸手又将那皮丘兽抱起,一把抓到怀里,抚摸着小兽柔顺的毛发道:“你说这小东西该怎么救回来,看他怎么都没有反应。”

楚铮伸出指头在皮丘兽的脖颈下方触了一下,道:“全身血液都没有在流动,自然心跳也停了,不过他体内灵兽灵脉居然还在运作,这小东西现在正处在死和不死的分界线啊。”

忽然他面色又一变:“啧,他灵脉流动有些变慢了。”

“是不是说……灵脉一停,这小东西就死掉了?”朱芷问道。

“自然是……”楚铮也皱了皱眉头,将小兽一把抓在怀里:“我来。”

他通晓医理,自然知道要怎么扣准度数灌输灵力,这小东西灵脉现在脆弱无比,大一分,少一分都会让这皮丘兽浑身灵脉断裂,接近死亡。

将两根指头点在两处灵脉枢纽上后,楚铮闭眼将灵力缓缓灌入进去,将接近停顿的灵脉一点点补足回来。

许久,小兽的小爪子轻轻地动了一下。

南京新协和医院李林肖
宝鸡市康复医院怎么样
安顺治疗癫痫病哪家
河源什么医院治妇科
湖南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