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男子忆锯腿细节拿着钢锯慢慢锯出血不多

2019-06-07 06:09:01 来源: 渝北信息港

经期延长的几种原因
内膜薄月经量少怎么调理
经期延长量少有血块

尽管目前保定市第二医院表示愿免费为他治病,但是郑艳良这样的行为依然让人感到揪心。经医生初步诊断,他是双下肢动脉闭塞,不算是什么非常罕见的"怪病"。那么,是为什么让郑艳良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为何有病不求医?

昨天下午,刚刚结束了一轮检查的郑艳良在病房输液。被接到保定市第二医院后,医院有专家对他进行了会诊。而具体的治疗方案要等各项检查结果出来后再确定。

保定市第二医院副院长韩冰:他现在来讲是双下肢动脉闭塞,比较严重。进行全身各个脏器的检查。确定一下他现在缺血的程度和部位,下一步再制定具体的治疗方案。

郑艳良失去右腿已经有一年多了。当初,他为什么要自己锯腿呢?去年初,他突然感到腿疼,之后,他到保定一家医院做过检查后,被建议要到北京看病。

郑艳良:正月初六下午5点多,当时是胯骨疼,过了有半小时左右,顺着大腿疼。然后到的保定,省医院,当初挂了个急诊,给打了一针。初七早晨给做的核磁。抽的血,做的彩超。结果出来之后,让我转北京。

郑艳良讲,北京的那家医院说,他要做截肢手术,成功率只有20%,花费要几十万。

郑艳良:我听大夫说,做这个手术20%的希望。从胯骨这边截,还得仰一个平面才能截,费用他说做这个手术得几十万,我说我把我家卖了都拿不出这点钱。50%我还有点希望,20%有什么用,就拉倒了,放弃了。你说好了咱可以做花这个钱,你要好不了,你这钱怎么办。

家里年收入一两万的郑艳良一家当时带了1、2万到北京看病。一听治疗费用高,治愈几率低,郑艳良选择不做手术了。从北京回到保定后,郑艳良找过一些医生给看看情况,但没有再到某家医院就医治疗或者住院了。郑艳良放弃手术,不单单是因为费用高。他妻子介绍,郑艳良参加了新农合,但之前的看病费用也不是都能给报销。

郑艳良妻子:我们就是有那个新农合,给办了个低保,后来办了残疾人证,后来也政府给了5000块钱补助,冬天给了点媒。没报。那会因为不住院门诊上不给报。新农合有规定住院就给报,不住院不给报。一直在门诊上不给报。

对此,当地臧村镇一副镇长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曾介绍,新农合报销需要住院的单据等凭证,但郑艳良没有住过院,也就无法去报销。郑艳良说他在疼痛和病腿的溃烂中过了两三个月。妻子说,给他打止疼针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他想锯腿,妻子和家人都不同意。去年的4月14号,他支开了妻子,自己锯了病腿,他说这是"死马当活马医"。

郑艳良:不锯没办法了。他这条腿已经里面那个肉烂了。整个肉皮都黑了。这个腿骨头基本都露出来了,就连着这么一点肉了。我才拿锯把它锯掉。阴历的三月二十四,锯和家伙都在床底下,我拿着自己给锯了。我说锯她不让我锯,我爱人,我把她支走了以后我自己锯了,锯完了以后我扔在地下,我叫她,我说你过来把我腿拿出去。

看到这一幕,他妻子沈忠红,哭了。

沈忠红:哭,再是有点害怕,提着那条腿不知道搁哪去,心里面就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滋味。

那么,郑艳良真的能自己锯了腿吗?不会有危险吗?事情发生在去年,能复述回忆当时情况的只有郑艳良和妻子,没有别人。家里的院子里有一口缸,截下来的病腿被裹在一个塑料袋子中,放在缸里。有不少人都不敢相信郑艳良自己锯腿的事情,或者有所怀疑。对此,保定市第二医院副院长韩冰解释,之所以郑艳良可以自己锯腿,是因为当时他的肢体已经坏死。

韩冰:他的肢体是一个已经坏死了的肢体,而且时间很长了。这样的话他也没什么知觉,他自己去处理,他那个坏死的肢体应该是不出血的。

郑艳良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并没有显出特别痛苦,他说,就出了一点血。

郑艳良:疼的较小,没有那个烂时候疼,那时候是骨头疼,拿着小钢锯慢慢锯,出了一点血,出血不多。

韩冰说,从目前的诊断来看,双下肢动脉闭塞不算是非常罕见的病,虽然现在治疗方案还没终确定,但是费用大概估计几万块钱。目前,医院表示愿免费为郑艳良治疗。也有个人和团体送来捐款或前来看望。能治病了,郑艳良说他心情好了很多,也很感谢。( 刘飞)

徐子淇儿子用18K金磨牙特别订制价格不菲竟成玩具

宝宝夏季爱腹泻父母正确护理是关键

广州妹!从服务生到老板娘

徐子淇儿子用18K金磨牙特别订制价格不菲竟成玩具
宝宝夏季爱腹泻父母正确护理是关键
广州妹!从服务生到老板娘
本文标签: